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李凡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做操

第二百七十九章 做操

不想错过《笔趣阁》更新?安装笔趣阁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吴大德看着黑狗。
  
  黑狗看着吴大德。
  
  这一刻,黑狗的狗眼中,崩溃了。
  
  “汪!”
  
  “你特么是人??!”
  
  黑狗感觉悲愤到了极点,张口便咬!
  
  吴大德瞬间惨叫:“啊,救命啊!”
  
  这一回,黑狗真的下口了。
  
  他的屁股上,都留下了恐怖的牙印!
  
  而陆让,下意识回头,看了一眼身后那滔滔河流,居然阻断了那些白骨生物出来的道路,而且仿佛还有神秘的气韵在翻腾……
  
  只是,这种气息!!
  
  “呕!”
  
  陆让直接吐了,他撒丫子就跑。
  
  而敖无双和牛独生,此刻看着那条河,眼中却都有些震惊。
  
  “好浓郁的圣道气息,而且,还有种似乎超出圣道之外的东西,天……这是何等大能的手笔啊!”
  
  敖无双眼都红了,这条河堪称无上至宝啊,如果拿到外界去,恐怕一滴都会引起大能的疯抢吧??
  
  而牛独生发呆了一下,则是道:
  
  “走,快跟上那位杂血天狗族的大能,要是惹怒了他,我们死定了!”
  
  闻言,敖无双也是一脸的遗憾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条河!
  
  ……
  
  而此刻。
  
  某处神秘之地。
  
  天人族的秘密宫殿之中!
  
  “嗯?有感应了!”
  
  忽然间,在场的众人,都是意外了!
  
  这才刚开始推演,怎么就有回应了?
  
  明明他们所有人,已经做好了闭关千年的准备,因为,面对那诡异的白雾,恐怕千年之下,才有可能找到一丝丝的线索!
  
  一个老者顿时就是激动到了极点,直接起身,道:
  
  “我感受到了……一股好浓烈的阳气!能拥有这么浓烈阳气的,只有人族七大祖帝……找到了!”
  
  “以我圣血,得见莫大机缘一瞬!”
  
  “诸位,请记住这个画面!”
  
  这尊老者走出,他不惜牺牲自我,直接燃烧圣血!
  
  这样做,甚至有可能让他化道,所以,他特意嘱咐,一定要珍惜自己用生命换来的画面,既有可能窥见机缘的真相!
  
  这极有可能牵涉到他们整个天人族的兴衰存亡啊!
  
  当即,圣血焚烧!
  
  七帝图如有所感!
  
  圣者的血液,化作火焰。
  
  在火焰之中,一时间,天人族的诸多强者,看到了一幅画面:
  
  一条大河,在大荒之中流淌!
  
  散发着……热腾腾的气息!
  
  “阳气?!那条河泛着阳气??”
  
  “哈哈,姬家,姬家的姬水!”
  
  “肯定是轩辕大帝埋骨地!”
  
  诸多强者,这一刻欣喜若狂!
  
  “很好!坐标已经探明……我们可以着手,准备我族大计了!”
  
  上首的圣君眸中精光一现,宛如看穿了时空般,道:
  
  “寻遍天下奇珍,为老祖残魂炼就帝骨、汇聚帝血、凝成帝肉,而近日看到这条姬水,轩辕大帝的帝藏,将成为老祖的踏脚石……老祖,必得‘阳气’,必成无上帝果!”
  
  他的话语,是如此郑重!
  
  现场所有老者,也都热血沸腾了!
  
  “这一世,当真是上天眷顾我族啊!等候了十数个圣道纪元,我族始终差一步……”
  
  “哈哈,居然找到了充满阳气的大河,何等福缘!”
  
  “要守住秘密,等到老祖帝躯重铸完成,再去这地方,把那一道先天阳气取来!”
  
  他们欣喜地探讨着!
  
  ……
  
  而此刻,陆让等人,终于远离了大荒深处。
  
  陆让一边跑一边腹诽。
  
  这大黑狗,太特么损了。
  
  还酝酿酝酿,要展现通天彻地的大神通?
  
  合着就是随地大小便啊!
  
  太可恶了。
  
  不多时,他终于跑了出去,看到了大黑狗和吴大德,一人一狗已经归于和平,但是吴大德却正在原地打转呢。
  
  吴大德一脸的疑惑,怀疑人生了。
  
  “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  
  “死狗,你到底对我做了啥?为什么我完全记不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了?”
  
  “可是我的屁股好痛!”
  
  吴大德一脸愤怒地看着黑狗!
  
  但,黑狗却只是冷冷看着他,狗牙呲了呲,高冷到了极点!
  
  陆让见到这一幕,有些发憷!
  
  吴大德,这是被斩掉了记忆??
  
  嘶……
  
  这黑狗,了不得啊!
  
  而此刻,黑狗已经转眼看向他!
  
  陆让顿时心中一紧!
  
  “唔,黑狗,你的确厉害啊,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那么大一条河流,活生生斩断了那些白骨的出路,果然……果然是通天彻地的大神通!”
  
  他一脸的正经,努力做出佩服的样子,朝着黑狗伸出大拇指!!
  
  黑狗将信将疑,看了看陆让,忽然又盯着陆让手中那盆草。
  
  那盆草如有所感,此刻居然又是疯狂点头,仿佛正在说:陆让说得对呢!
  
  吴大德见状,更是一头雾水。
  
  什么鬼啊!
  
  “死狗,你什么通天彻地大神通啊?演练来我看看??”
  
  他一脸好奇看着黑狗。
  
  黑狗差点儿抬起爪子拍出去了,但还是忍住了,傲然道:
  
  “本帝道术,人宠你还没有过问的资格!”
  
  吴大德很怀疑地看着黑狗,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,挠了挠头。
  
  “诸位大能,我们,我们可以走了么……”
  
  这个时候,敖无双和牛独生,也是走了出来,无比忐忑!
  
  陆让等看向两人。
  
  “你可以走了,这头牛留下。”
  
  吴大德朝着敖无双开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