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猛鬼收容所 > 第一三七三章,开什么玩笑

第一三七三章,开什么玩笑

不想错过《笔趣阁》更新?安装笔趣阁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16岁出村,大半辈子为工厂奋斗。
  
  秦满贵带着秦家村祖传的倔强,这辈子没做成过什么大事,也没服过什么人。
  
  又臭又硬的脾气,是秦满贵在外的标签,也是他的保护色。
  
  开车,行驶在去临江市的路上,副驾是老婆张春雪。
  
  女儿秦雪坐在后面。
  
  秦雪旁边是男朋友邹井犴,她去了魔都上班后,邹井犴也随后跟了过去。二人感情融洽,从学校到社会,三四年的锤炼已经让两人的感情坚不可摧,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。
  
  但是就在前几天,秦雪忽然被老爸召了回去。
  
  口气强硬,根本没法拒绝。
  
  本计划着今年的年假用来和小邹度假去,谁曾想到用在了这里,秦雪平时大不咧咧的,但也孝顺,老爹从小疼爱她更甚秦昆,这次她便没有抗命。
  
  只是秦满贵要求过,她回来的事不能告诉秦昆,秦雪就非常不解。
  
  这到底是怎么了?
  
  坐在后座,邹井犴也有些忐忑,难不成是大舅哥出了什么事?未来的岳丈这么着急忙慌拖家带口的往市里赶?不应该啊,秦昆现在的名气,但凡有些风吹草动,他都会知道,何况是出了大事。
  
  “小邹……我哥会不会出事了……”
  
  “你瞅叔叔阿姨今天专门打扮了一番,像是你哥出事的吗。”
  
  邹井犴安抚着秦雪,他不傻,从蛛丝马迹能推断出秦昆不会有事,但老丈人就不一定了……
  
  这神态,严肃中带着焦急,焦急中带着疑惑,疑惑中带着深思,深思中带着迷茫,迷茫中还带着一丝丝的期待。
  
  邹井犴根本解读不出老丈人的微表情,到底是咋样的心情能让他的脸复杂成这样……开着车都能傻笑,然后迅速露出怒容。
  
  邹井犴头大如斗。
  
  老丈人的心思和大舅哥一样捉摸不透,还是小雪最好猜啊。
  
  下了高速,驶入北郊城区,在一处旅游小镇,秦满贵找了个停车位。
  
  泊车,下车,站定。
  
  白湖镇旅游区虽然和阴川县不远,儿子开的什么旅行社啥的就在这,但秦满贵还没来逛过。
  
  一是怕去过后工友们嚷嚷着要和他一起再来,给儿子添麻烦。二是他本来就不爱去旅游,没享受消遣的命。
  
  但今天,秦满贵不仅来了,还在镇上专门买了一身新衣服。
  
  “昆他妈,你看我这身咋样?”秦满贵努力让自己放松,故作冷静地掸了掸裤腿的土。
  
  你开车来的,出门前刚换的衣服,能有土么……
  
  张春雪这几天已经发现秦满贵神神叨叨的,喜欢臭美了不说,还给自己买了身新衣服。
  
  结婚这么多年了,丈夫主动带他去买新衣服可没几回啊。
  
  她打听过原因,秦满贵死活不说,只说要去见秦昆穿的。
  
  哪有他爹见儿子专门打扮的这么敞亮的?
  
  就算见儿媳妇也不至于啊,那个小杜之前也见过,没理由这次如此正式。难不成是见亲家?
  
  张春雪不由得猜测,觉得也不太对,这次来临江前他们提了自家的水果,其余的礼物都是糖果之类的,见亲家肯定不会提这些,好烟好酒好茶总得有的吧?
  
  “好着呢,我呢?”
  
  此刻,张春雪还是不知道秦满贵葫芦里卖什么药,不知为何也紧张了起来,忐忑整理着自己的衣服。
  
  一身咖色呢子外套,系着围巾,里面是高领毛衣,张春雪下岗前是在工厂食堂上班的,从没打扮的这么洋气过,她背上秦雪送的包,总觉得洋气的有些别扭。
  
  “你也好着呢!嗯……小邹?”
  
  “叔。”
  
  “你知道秦昆的店不?”
  
  “知道。”
  
  “带路。”
  
  四个人沿着水渠走来,旁边的店铺生意不错,渠对岸似乎更热闹,建筑更新,不少宣传招牌都写着‘石洞村旅游摄影文化基地欢迎您’。
  
  名字就是灵异小镇的官方名称,看见渠对岸热闹红火,似乎还有剧组驻扎,几人觉得秦昆上班的地方似乎不错。
  
  儿子果然有出息了!
  
  前面,一个人模狗样的大块头早就等在这了,油头,留了小胡子,戴着墨镜,西装在阳光下泛着光,一看就是用料不凡。
  
  锃亮的皮鞋加上修身的西服,衬托出这人可能大有来头,有些发福的肚子微微隆起,顶出名牌皮带的标志,也彰显此人身份不低。
  
  见到四人过来,那人伸手招呼道:“二伯!二娘!小雪!”
  
  “三亮哥!”
  
  秦雪跑了过去,看到秦亮一身骚包的派头,露出配合的浮夸表情:“哇塞……好帅啊……三亮哥,你混的也太好了吧……”
  
  从头到脚,秦雪就认识对方腰间爱马仕的皮带,今年中旬发半年奖的时候,秦雪就想给邹井犴买一条,但是太贵了。
  
  秦亮得意得扬了扬下巴,对妹妹的反应非常受用:“就那样吧!哈哈哈哈……我穿的再好,也没咱大哥穿裤衩背心有派头。”
  
  秦亮说着,故意露出手腕上的名表,煞有介事地皱起眉头:“嗯……中午了,大哥让我给你们订了房间,先去我们酒店吧?”
  
  “亮子,秦昆呢?”秦满贵哪还能等那么久,今天可是见孙子的大日子啊,避而不见,不会是耍他吧?
  
  秦亮回道:“二伯,大哥骑摩托正往过赶呢。其实本来早来了,但市区不让上路,非得戴头盔,他买头盔去了,先去我那坐坐吧。”
  
  在秦亮的带领下,他们路过秦昆的小店,只是看了一眼,然后继续向前。
  
  李崇的温泉度假山庄就在灵异小镇的另一侧,入口却有点远,也是为了分散人流,合理规划。
  
  “我们度假山庄还未正式开放,所以停车场也没彻底弄好。那边的大楼,就是我们的!”
  
  秦亮给四人介绍着白湖镇现在的变化,秦满贵是听不进去,满脑子都在想孙子的事,摸着兜里快化了的糖还有些急。
  
  张春雪过来前一直不知情,此刻头一次看见白湖镇的风景,觉得心旷神怡,拉着秦满贵这边指指那边说说,秦满贵看她激动的模样心中冷笑:一会你还得更激动,先热热身吧。
  
  秦雪则是注意到秦亮身边的女人,凑上前悄声道:“三亮哥,这人是你的女朋友吗?”
  
  秦亮吓得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,骇然道:“千万别瞎说!”
  
  那女人瞟了秦雪一眼,冷面不语,待秦雪和秦亮往前走后,那女人吹了口气,忽然一朵莲花花瓣凭空出现,瞟向秦雪后颈。
  
  花瓣在空中打着旋朝着秦雪身上飞去,飞到一半,忽然被一只手抓住,握在手心。
  
  邹井犴上前一笑,意味深长地看着那女人:“阁下好雅兴,随身带着这种东西。”
  
  女人倒是意外:“能抓住我的花瓣,气息掩藏的不错嘛,我倒是看走眼了。”
  
  秦雪看着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,想插嘴,秦亮急忙把她拉走:“小雪,你看前面就是我的车……”
  
  秦雪被拽走,秦满贵夫妇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,邹井犴此刻和女人落在最后,他张开手心,手心全是血!
  
  “你敢对小雪不利?!”
  
  邹井犴眼中凶光迸射,原本光洁的手腕、脖子、脸上,忽然凶纹毕露。
  
  女人诧异:“南宿凶位,井木犴!华夏生死道果然能人辈出,刚刚你是以阳气掩饰朱雀气吧?我看过你们二十八星宿图,但还没想到有人能从这些天象图里领悟法术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